东北往事黑道风云二十年第二部

东北往事黑道风云二十年第二部

盖行房泄精,则毛窍尽开,酒气易中,其病与大麻风无异。然而,狐狸之祟易祛,山魈之魅难遣,以山魈亦具神通,未便以草木之药治之也。

凡脏腑之水皆下输膀胱,今脾成纯阴,则无阳气达于膀胱矣。仍服逐蛇汤,四剂而愈。

此鸟非蛇、蝎不食,故毒胜于孔雀之粪。 夫心主火也,思虑过多,则心火炎烧,逼干其液,液干宜无汗矣,何心头多出汗耶?

脾胃之土伤,难容水谷,遂腹痛而作泻矣。肝既不克脾胃之土,则土气升腾,无物不化,况益之消瘕破之味,何块之不除哉?

阳病暴而阴病缓,阳暴难于救援,阴缓易于调剂。 且所用之饮食,供虫而不足,何能生津化液,以养五脏七腑乎?

心气衰则心包奉君令,而反行其政矣。此方抑肺金之火,又不伤肺金之气,肺金得养,津液通而大肠润矣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