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瑞儿夜火

王瑞儿夜火

若临证至不得已必须用桃核承气汤时,须将此事帮助以免病家之误会也。盖在经之邪由汗而解,而在腑之邪亦可由小便而解,彼后世用他药以代麻黄者,于此义盖未之审也。

此方所主之证,与大陷胸汤同,因其兼有颈强如柔痉状,故于大陷胸汤中加葶苈、杏仁,和以白蜜,连渣煮服,因其病上连颈欲药力缓缓下行也。夫皮水为肤腠间病,不应有厥,厥者下焦病也。

呕者,去附子倍生姜,以其病非下焦,水停于胃,所以不须温肾以行水,只当温胃以散水,且生姜功能止呕也。然药力之上升透膈颇难,必赖其人之正气无伤,药借正气以营运之而后可以奏效。

《伤寒论》原文∶阳明病,发热汗出者,此为热越,不能发黄也。无粳米者,方中生山药可代粳米也,盖山药汁浆浓郁,既可代粳米和胃,而其温补之性,又能助人参固下也,至于白头翁汤中无黄连、黄柏者,因与白虎汤并用,有石膏之寒凉,可省去连、柏也。

此等议论,似高于从前误认脑充血为中风者一筹。愚闻此言,乃知其脑中所以作疼者,血之上升者多也。

芍药味兼苦酸,其苦也善降,其酸也善收,能收降浮越之阳,使之下归其宅,而性凉又能滋阴,兼能利便,故善滋补肾阴,更能引肾中外感之热自小便出也。是以诸家本草,多谓其能治嗽也。

Leave a Reply